库亚贝诺动物区系自然保护区成为亚马逊度假旅游景点的历史

 

1974年, 有两位年轻和充满热诚的规划国家公园人士被邀参加厄瓜多尔政府的 FAO(联合国食物与农作物组织)的森林重建计划。之后一系列事件的发生就渐渐地改变了厄瓜多尔在保育工作上的道路。那一年,只有加拉帕戈斯和科托帕希两个国家公园被保存规划为自然保护区。当时,厄瓜多尔大陆还鲜为人知而国家的二分之三还是被原始森林覆盖: 几乎整个亚马逊地区,安第斯的斜东面和斜西面的一半,埃斯梅拉达海岸低洼地区和瓜亚斯河口红树林的一大部分 。

 

FAO 团队开始探讨该国家最优秀的自然地区和网罗资料以供作评估;而团队当中的好几位成员便是库亚贝诺旅馆的创办人。我们正是那个团队的一部分。而团队当时可说是走遍了整个国家:在安第斯和国家的西部,只要是乘坐吉普车可以到达的,他们便会一直坐着吉普车直到车子被卡在泥土里或者因为山崖和森林的缘故,无法再靠吉普车前进。然后他们就会背起野外必需配备,雇用当地向导,继续以步行穿越森林长达数周,直到他们对那个地区产生一些初步的了解。至于那些在国家里被森林覆盖而完全无法进入的亚马逊地带,便由一个以库亚贝诺旅馆一些创办人组成的特别森林小组利用引擎发动的独木舟继续地探索亚马逊。独木舟能走多远就多远,直达最细的小溪。

 

很多地区几乎完全没有办法进入而地图有时候又不准确。那么,独木舟也无法前行的地带,就会由向教会宣教组织租来的小型飞机从空中代劳。队员们会把飞机降落在偏僻的印第安部族里的跑道。这些跑道有时只有一个足球场面积那么大。不过,跑道总是平坦如刚被耕的稻田。而这些印第安村落也变成了以步行继续探险的基地,由当地土著来引领。这些土著不只让我们一睹他们的领土,还与我们分享他们的生活习俗。

 

旱季时,库亚贝诺正处于鸟类和爬虫类的繁殖高峰期。

 

研究调查结果建议让厄瓜多尔把最为重要的几个国家公园组织成一个国家公园体系,而其中的一个地区便是被划定为「动物繁殖自然保护区」的库亚贝诺区。至今, 已有很少人了解那个级别由来的背景。1970 年代中旬, FAO正探讨在非洲实行野生动物繁殖以及从野生动物提取所需。所以, 国家公园团队也觉得类似的主意在厄瓜多尔值得一试, 好让野生动物繁殖和捕猎所得到的利润可用来资助保育工作。当时, 这被认为对在库亚贝诺保护区里的当地土著, 西奥纳族, 是有利益的。他们可以参与野生动物繁殖而在他们已经熟悉打猎和捕鱼的文化里面得到就业机会。所以在建议当中,库亚贝诺便获得了「动物繁殖自然保护区」的组别,西奥纳族人也被包括在保护区的中心, 库亚贝诺也相应地受到保护。FAO「为厄瓜多尔保留优质保护区策略」 报告原文可供下载。

 

buld.jpg (19995 bytes)

Large patches of jungle were opened up for oil installations (scanned historical photo)

 

我们另外一位伙伴之一的历史也很值得一提。1970 年代,在舒阿尔 (已往被称为"猎头族"的) 地区,科迪勒拉山脉一处(Cordillera de Cutucu)盛传有印加宝藏隐藏在塔罗斯山洞里 (Cuava de los Tallos), 不过所有由陆地通达这地方的尝试都失败了。唯有依靠一项包括了军事以及英国大使馆的特别行动方可完成任务。一位年轻,热心的职业军人成了整个工程策划与物流的焦点。他满身热忱地面对这份寻找和探索这些神秘山洞的艰巨挑战, 一方面在长期被云雾笼罩的山区里得克服难度极高的后勤障碍, 另一方面也得顾及到军事及民事高层的苛刻要求与目的。无数的直升机搜寻终于让探险队找到了山洞,不过洞里并没有隐藏什么所谓的印加宝藏。我们的伙伴爱上了大自然,也从那时起开始推广保育工作。

 

逐渐地, 当世界的焦点正转向生态旅游,厄瓜多尔以加拉帕戈斯群岛为旅游景点的国际知名度也不断地被提高,那个地方却从未曾依法被设定为动物繁殖区。回想起,政府当时的决定确实是明智的。如今, 库亚贝诺充当国家公园, 而西奥纳族人也很投入地参与亚马逊旅游的营运。这为他们带来了持久的收入,而他们世代相传的领土也比在厄瓜多尔其他的土著社群保持得更为完整。

 

 

到了1976年底,所有的92区已受到了评估,而有大约十二个地区被认定享有最高度的优先权益。厄瓜多尔政府听取了建议,在1979年,把各个高度优先区划分为必需好好保留的保护区,把国家百分之9的土地归于法律保护之下。但是历史证明,单靠法律并不足以保护这些地区,而渐渐地,人们开始侵占受法律保护地区的边缘。破坏程度不一,有些地区的损坏比其他的地区更为惨重。库亚贝诺成为了被非法侵占最恶劣的例子。到了1983年,当供提取石油的道路完工把分水岭上段开发以后,自然保护区东部已被占据了三分之一。

 

那时,库亚贝诺的主任便邀请我们的创办成员一起来商讨对策。经过了一段分析之后,两位专家所得到的结论就是只好放弃在分水岭上段的保护区,因为那里已经被太多人占据了。不过,还是有足够未有人居住的原始森林供保护区往东移。他们也向政府提出相同的建议。结果,保护区被展延到秘鲁边界,包括了勒加多湖系(Lagarto Cocha),而库亚贝诺则变成为了厄瓜多尔第二大的保护区。在1985年,我们的创办成员之一受邀参加一项UNEP的任务,充当厄瓜多尔亚马逊地区可持续发展的顾问。库亚贝诺仍受外来侵袭的压力,但由于厄瓜多尔迫切需要石油所带来的收入,因此土地的剥削继续在自然保护区内肆虐。

 

"新热带图里斯"(NeotropicTuris)

经过无数和官方商讨对策,得出的结论就是唯一能振救整个地区的办法只有透过生态旅游来产生经济利益。我们的创办人之一提出说他愿意设法筹一笔资金来办一个特别的促销活动吸引更多游客前来库亚贝诺。政府也答应并支持在库亚贝诺湖的地区开设一个实验性的旅馆来引起国内与国外对这一区的兴趣,这同时也为砍伐树林供农业与饲养牛犊以外提供了另一个途径。自那时起,一项把库亚贝诺推崇为国际知名,最佳生态旅游景点的促销活动便如火如荼地展开和扩大。我们便以「新热带图里斯」(Neotropic Turis)Cia. Ltda 的名义成了经营库亚贝诺旅馆的合法业者。从1986至1989年,旅馆已相当简陋的条件下接待宾客。不过在1989年,「新热带图里斯」(Neotropic Turis)便从政府接获了执照经营这个原本是实验性的生态旅游旅馆而展开了兴建工程。

 

从一开始,「新热带图里斯」(Neotropic Turis)就有意和西奥纳印第安族人密切地合作。公司虽已获准经营自己的独木舟生意,但却把几乎所有的生意都让给印第安族人。当印第安族人的健康情况还很差时,公司便按月聘请医生替他们看病;为医疗,甚至是偶尔的住院而付费。「新热带图里斯」(NeotropicTuris)也和参与的专家们,连同政府部门提供与资助向导课程以及印第安族人的其他培训。特定的主题包括了亚马逊生态,鸟类观赏,当向导,接待旅客和按西奥纳妇女的要求的烹饪以及旅馆营运。在兴建的阶段,西奥纳族人也接受了严谨的木工培训。这也帮助改善了他们自己的住屋。

 

 

自二十年多前那段从最基本奋斗出来的日子,直到今天库亚贝诺旅馆已达到一定的增长与成熟,提供非常优质的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旅游配套。游客们可选择单一的库亚贝诺配套,或与其他旅游景点,特别是加拉帕戈斯配合。库亚贝诺的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已经成为了厄瓜多尔大陆最主要的旅游景点之一,而土地被非法侵占的压力也逐渐减轻。这得一部分归功于库亚贝诺旅馆和业主们先前在开垦拓荒的阶段所付出的努力。

 

 

Cuyabeno Lodge / Neotropic Turis Office in Quito, Ecuador:

Shyris Park Building, Av. de los Shyris N36-188 & Av. Naciones Unidas, Office 608, 6th floor.

Phone: (++593) (0)(2) 292 6153

Cell (mobile) phone: (++593) (0)999 80 3395

Map:

Find it on the Quito Map Zoom in, it is a very detailed map!

Email:

niks